2014年9月5日星期五

只是電影院,九月主題:【日本內部】



九月份電影,加碼播映四部,每周一部。

--------------

只是電影院,九月主題:【日本內部】⋯⋯

選片/Peace、柯柯、Pluto Tesla

「好像有這種說法,有一段時期的日本電影是無可匹敵的,當時公認最好的電影大都出自日本。」

「哪有?不要亂說話。閉嘴。」選片人之一、日文系的柯柯否定道。

這段對話之後的半年,我跟柯柯因緣際會看了不少日本新浪潮電影,關於「日本電影最強」的那個說法仍不可考,但這些新浪潮電影著實嚇人,風格之詭譎、題材之莫測、大師級導演之多,50~70年代的其它國家應該找不到像日本這麼誇張的吧?

那個時期的日本電影為什麼這麼厲害,對我跟柯柯而言仍是個謎:「這確實是很奇怪,但日本人好像真的很喜歡拍電影。」柯柯下了這樣的結論。

本月將從法國紀錄片之神克里斯馬蓋的《日月無光》------這部以外國人眼光探索日本的酷酷紀錄片為開端,接著連放三部日本新浪潮電影的各種之怪。

9/5(五) 19:30 克里斯馬蓋《日月無光》
9/12(五) 19:30 篠田正浩《卑彌呼》
9/19(五) 19:30 石井聰亙《逆噴射家族》
9/26(五) 19:30 增村保造《盲獸》

2014年8月10日星期日

只是鬆餅





 架立鬆餅成塔,也知道杯盤狼藉成盤。希望大家吃得開心也得到一些靈感,只是這樣的擺盤。

恭喜立偉




恭喜立偉考上交通大學光電研究所。

為什麼要特別恭喜我們這位朋友呢?

立偉非常堅定他的志向,雖重考多次研究所,皆不如他意但也打不退他重考的決心,考了三次三年,每每痛苦萬分的來到只是光影下定決心要再考一次的時候,我們看了真是佩服又不捨,竟可以為一件自己的願望堅持到底,又看到他用心用力的成果卻得到落榜消息而感到不捨,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撐到今日,終於讓他考上了,非常非常的值得呀(真為他嘆一口氣呀)!請為他掌聲吧

只是光影這五年,其實經歷很多學生的大考階段,有的失落有的高興,有的升高中或大學,甚至工作了,看著大家都搖身一變,像似只是光影的時間刻度,看到大家的變化才知道只是光影也在光陰中流動著。

第二十二句話

 


 看見的時候
先是大大地嚇了一跳
依循某種天賦的直覺逐漸逐漸逐漸(強逼自己)安定⋯⋯
才發現全部全部都搞錯方向了

---選自<大魚大肉>詩集

樂趣和悲傷之分別所在

 


從前我對於中國文學史是沒有什麼興趣的,唐詩宋詞元曲,怎麼從歷史課本的經驗就是毫無興致。對於文學的嘗試與理解,都是在自己的閱讀過程中,因為某個作者、某本書,或是某類文學意志,燃起了我對此一領域的好奇與探究。這完全是自發性的過程,說起來,也因為沒有老師,知識是片斷的。
今年,因為某些緣故重啟了中國文學史的興趣。我想找一本受吸引的書來讀,基本上,我認為文筆裡有風采才能說話說得擲地鏗然,從字裡行間便可以感受到作者的語氣、挑眉的姿態,甚至論述時候的神采飛揚。我必須找到這樣子的書,才能被誘惑像是個好學生,安分學習。
找到適合自己的書說起來也是一門學問,這幾年我已經學得這項技藝,失誤的機率很低。駱玉明的這本簡明文學史不得不說實在是深得我心的滋味,閱讀這樣的事!一旦找到好書,讀上滋味,那真可以說在口腔裡嚼啊嚼,絕不會因為食物的腐壞習氣,莽撞地衝上腦門,打斷的一片汪洋的想像⋯⋯。這樣熱血沸騰的興致往往可以持續整整一天,精力充沛,旁邊的人也可以受惠,因為我的好心情對待人也使得更加和氣愉悅。
於是從文以載道這樣正統的文學觀跳脫,享受旁門左道、非流行、視之二等的綜觀性態度,深深地感覺到一部活生生的簡史,幾次飛掠過腦門,那絕對是新鮮。你好幾次感受到這樣的新鮮、難以言喻,只能渺小的用文字記錄下來。
這樣老被視為毫無用處的增長、這類的社會顯然不會因為你感受到多麼新鮮的空氣而去讚揚你,畢竟也還學不會將這樣的技藝產值化。也並不因為如此就愁眉苦臉,基本上我是認為沒有任何一種方式是比較高尚的,每個人都是如此認真的生活著。只是,當被輕視的處境來得太過頻繁,被歸類為不事生產的怠惰者,也要花上好大一番功夫,才能教人遺忘悲傷啊。

只是紅茶。

 


 過去很多店都有招牌,以店名取之。

我們也來這套,不過冠上「只是」的名號,很難招牌吧?一般來說招牌的價錢都會訂得比較高,而我們的只是系列卻是親民的,與店一樣。⋯⋯

客人點餐起來,也有種說不出的彆扭。原因在於,現在服務業被類似王品集團的慣壞,服務要周全至無限上綱,把客人當作活死人服侍,而我們卻都「只是」而已,那般的流逝與輕盈的呈現真誠,不給他當作永恆來看待,就如光影斑斑。

[會意的一笑,深得您心] 重點

夏季冷氣



冷氣換好囉,把舊的冷氣洞封起來啦~

只是光影位置選得非常剛好,下午西曬強,光影也銳利,冷氣與太陽相互較勁,感覺我們的小冷氣好像快要掛掉了。我們西北面的水泥牆常常摸起來都是溫熱的,種植的花草不耐熱的紛紛乾枯,太陽當頭時都要跑去陽台灑水降溫,窗戶內裝窗簾,窗戶外現在也裝起窗簾,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了。

以上這些的動作,除了防曬也是減輕冷氣的負荷,在核電的思辯中,我期待以節約能源的態度來使用冷氣,讓自己微微涼下一代就更涼(當然客人也要涼的啦)。

這暑假來只是光影的朋友,若因為陽光比冷氣強而被稍微熱到的,跟您說抱歉。